镇江在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镇江资讯,内容覆盖镇江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镇江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推荐 >工人25年招揽近300名贫困学生到家吃住

工人25年招揽近300名贫困学生到家吃住

来源:镇江在线 发表时间:2018-01-03 08:55:16发布:镇江在线 标签:郑书明 学生 贫困

  一位并不富裕的水泥厂工人,在过去的25年间,为近300名贫困学生撑起了一个“爱心旅馆”,供他们吃住,资助他们学习、生活,用无私的付出,铺起贫困学子求学的道路,带来最暖人心的大爱和奉献,41年来,他花了近20万元钱,甚至靠捡垃圾、东挪西借,为百余山区贫困孩子安了个“家”,不少学生要回来看“爹”01月03日,开县临江镇临江中学教师宿舍楼潘光权家电话不断:已在上海工作的邓军要给他寄钱,在主城读书的杨原暑假要来看他,在县城工作的熊克伟邀请他进城避暑,每年寒暑假,潘光权家的电话都特别“火”,大部分上了大学的孩子都要到学校来看他,有的还陪他小住几天,从工棚到“爱心旅馆”郑书明第一次让贫困学生到家里吃住,要追溯到1986年”潘光权家冷清很久了,自从去年送走最后一批学生,就再也没学生住进来,郑书明当时住在水泥厂的工棚里,条件极为简陋,他对亲戚说,只要孩子不嫌弃,就让他过来吧,闲时,他喜欢看着学生用过的单人床,或是翻翻这摞书,脑海里便浮现起孩子们挑灯夜读、争吃饭菜的场景,篾席要洗、卫生间要打扫、电视要擦拭、空调要修理,潘光权安排着一切,这些,孩子们回来都用得上。

  郑书明到黎君家里一看,立马心软了,但他工资卡上余额不足3000元,心头一阵发慌:招待开支得1000余元,还要为10几个孩子发近3000元奖学金,差这一大截去哪里找呢?潘光权在屋子里转悠了一阵,突然打起阳台上5大口袋矿泉水瓶的主意,这是他花了半年时间捡来的,郑书明心想,自己多少也算是个有工资的人,条件比黎君家强很多,于是他二话不说就把黎君带回工棚一同吃住”1968年,潘光权从部队转业到开县竹溪中学任教第一天,听到同事抱怨一个叫熊克伟的学生家里贫困还调皮,扬言谁能教好这孩子,就拜他为师,郑书明看到这些,花了38元给黎君添置了冬衣和新鞋,当时他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10元。

  潘光权准备了一块小黑板,让熊克伟每天书写名言警句,挂在教室勉励大家,并要求他对每条名言警句的精神,不但领会到还要做到;平时,潘光权常替熊克伟交生活费,周末请他到家里打牙祭;高三那年,熊克伟因缺钱打算退学,潘光权从自己仅有的34元月工资中挤出18元替他缴了学费”在郑书明看来,帮助贫困的孩子,是件积德的好事,这年,潘光权调到临江中学,该读书时又赶上文化大革命,只读了一年书就下地干活了”潘光权新婚不久就参军,转业后因骨髓病与妻子离婚,一个人生活。

  收留黎君的故事传开后,几位贫困学生又结伴找到郑书明,这笔钱在当时来说无疑是笔巨款”离学校近的孩子就过来吃饭,远的就在工棚里搭铺住下,他决心帮助这些贫穷但好学的山区孩子完成学业,后来厂里建了新房,考虑到郑书明的情况,多分给他两间。

  “他一天只吃两顿饭,宿舍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“爱心旅馆”,高三时,邓军患上肺结核,他又掏了900元治疗费,潘光权膝下无儿女,但他家里时时充满欢声笑语,一次,他对着一位相比家庭条件还算凑合的孩子,忍下心来说:“要不你先回去耍几天?”结果孩子回去几天,又回到工棚来住了,为贫困大学生买手机“他们是风筝,我就是拽着线轴的人。

  日夜打拼加班挣钱郑书明并不富裕,学生杨原2018年高考只考了300多分,走出校门才发现社会并不好混,给潘光权去了电话,想复读,为了多赚钱,郑书明拼命加班,除了在水泥厂做过磅的工作外,还利用晚上到周围的煤矿修秤,“一年下来能赚个1万多块呢!”有时结账,煤矿的老板还会多给他二三十元,“大家知道我是给孩子们挣钱,都乐意多出点”,去年,杨原考入重庆理工大学,郑书明下班后往往顾不上吃饭,就赶往修秤的煤矿,修好后再徒步返回。

  潘光权说,配手机并不是让他们赶时髦,主要是让他们克服自卑心理,学会自强自立,别人问,你怎么有那么多精力?他轻描淡写地笑着回答:“习惯了,“光有手机没得话费还是等于零,他回忆说,当时真担心会被山石击中,掉进下面的溪沟,不仅是话费,潘光权还定期为贫困大学生寄生活费,家中还要照顾几个贫困学生,每月1400多元的工资捉襟见肘。

  这些年,除了企业改制得到的3万元“巨款”外,郑书明的收入来源又多了一项,就是奖金,为给孩子们筹钱,他停止了用药;并有了捡垃圾的习惯,遇到废纸、矿泉水瓶都往家里搬,去年01月,郑书明被评为黔江建区十周年“百名功臣”之一,得到一张价值690元的明星演唱会贵宾票,“谁都不信他单身一人还差钱用”他把票卖了200块钱,“差不多够一个孩子吃一个月了”

  孩子们争着为他养老41年来,潘光权花去近20万元钱,重点帮助了20多名贫困学生,临时帮助了100余名学生,他对生活的要求很低,“只要能吃得饱、穿得暖、房子不漏雨,生活就足够了””邓军工作后为潘光权办了张银联卡,存了600元钱,让他买衣服,郑书明大致算了一下,这些年花在孩子们身上的钱总共有二三十万元,“要是在村里盖一个气派的小楼足够了,但我不需要那些”,去年,邓军回家陪老人生活了一周,发现潘老师头发全白了。

  “每逢周末时,郑伯伯总会买上一大堆菜和肉给我们吃,但他自己却不怎么吃肉,他总爱说‘我不喜欢吃肉,你们还在长身体,要多吃些’,孩子们都离开了潘光权,他一个人孤单地生活着,每个寒暑假成了他最期待的日子,经济最紧张时,郑书明曾连吃了两个月红薯和辣椒,到最后落下胃病,现在也未能根治,陈骄也表示,他们不能忘记潘老师的恩情,一定要肩负起老人的晚年生活,如今,郑书明帮助过的孩子很多都走出了大山,告别了贫困。

  ”面对孩子们的承诺,潘光权淡然一笑,对此,郑书明看得很淡:“只要他们有出息,能对社会有贡献,就足够了,潘光权说,自己无儿无女,已经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”这是罗雪莲印象里郑伯伯最常说的一句话,现在,孩子们都有老人、有家庭、有工作,他不想去打扰他们,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好”罗雪莲说,以后工作挣钱了,会多做善事